伊利凯苍赈潘刚

8月6日,[伊利资本],伊利宣布了限制性大智慧股票激励计划:将目击者总股本的3%授予激励对象,其中潘刚董事长[鸿利资本]仅占33.2%。其余的副总裁,首席财务官,董事,董事和其他大智慧股票得分为11.4%,执行团队得分为44.7%,其余469人分享剩余的55.3%。 就在7月24日[鸿利资本],伊利宣布已回购3%的大智慧股票,平均成交价格为31.67元/股,共计58 [鸿利资本],这个大智慧股票不如回购过程被取消,但以每股15.36元的低成本授予管理层。换句话说,潘刚代表的执行团队已根据这一差异获得了超过20亿的福利。 20190816130223546.jpg 这引起了资本市场内外的强烈反响。相当多的声音认为这是管理层自身的巨大奖金,但一些支持者认为这就是所谓的现代企业管理方法,并大胆鼓励运营团队充分释放热情,更有甚者,我相信伊利对英美烟草公司的激励被认为是合理的手段,也是对管理层的赞扬和鼓励。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首先澄清[鸿利资本配置]的概念,即以伊利和英美烟草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的激励是[鸿利资本]? 答案是否定的,英美烟草公司在[鸿利资本配对]开始时主要设计了员工持股平台,这是[鸿利资本配置]机制,而伊利是[鸿利资本]从大智慧中支出58亿元。股市回购大智慧股,消耗大量企业自有现金,[鸿利资本],伊利共发行5期80期[鸿利资本]超短期融资券(平均约9个月)利息高于3%。 换句话说,伊利在此次回购中回购的58只[鸿利资本]基金部分来自发行融资券,即借钱完成大型智能股票激励(并承载2.4 [鸿利资本]陈本),这不仅是BAT,而且在互联网公司中很少见。 在澄清了上述概念之后,我们将回答以下两个问题:1。大智慧股票激励是否合理;如果不合理,就会暴露伊利等问题。 大智慧股票的智慧是否合理:关注评估标准 在大智慧股票激励计划中,公布了未来大智慧股票年度的绩效评估标准,如下图所示。 20190816130223474.jpg 根据大智慧股票年度的累计48%,大智股份的复合[鸿利资本]年内的比率为8.16%,这是[鸿利资本] [鸿利资本]数据[鸿利资本]一半,那么,对伊利来说这难吗? 进入[鸿利资本]后,伊利经常收购牛奶公司。如果该公司以26 [Hongli Capital]的价格收购新西兰牛奶公司Weishland,该公司在[Hongli Capital]遭遇了重大危机。净利润仅为258万元。他还试图收购巴基斯坦智能股份公司Fauji Foods Limited。失败后,他曾与圣牧,宏力资本,斯托尼菲尔德和澳大利亚合作。高度协商的收购,但都遇到了挫折。最近,一些媒体报道伊利有望以15 [鸿利资本]的价格收购辉山乳业(高峰年的净利润约为10 [鸿利资本])。 此前,一些专业人士分析说,伊利的总收购额将在100亿至200亿元人民币之间,这相当大而且非常紧迫。 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,伊利已经积累了两个宝贵的资产:[鸿利资本],一个知名的品牌形象;它的智慧股票,全国性的零售和批发渠道。 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通过伊利品牌和渠道扩大区域化或海外品牌,惠山乳业等区域化品牌可以通过伊利渠道快速发布销售。只有惠山乳业和韦斯特兰在中短期内共同创造了10亿美元。周围的销量并不难。根据[鸿利资本] 64 [鸿利资本]的净利润,只有[鸿利资本]可以为伊利带来近16%的增量。 伊利曾经说过[鸿利资本]必须完成900 [鸿利资本]的销售(仅完成了接近100 [鸿利资本]的两家大公司也值得期待),所以不难看出。 今天,乳业正面临着[鸿利资本]轮洗牌,集中度越来越高,国家宏观层面居民的奶消费增长基本达到了停滞状态([鸿利资本]各自人均每年12公斤,红利资本12.1公斤,在总板数有限的前提下,[鸿利资本]大企业利用品牌和渠道及资金优势拓展市场,中小型奶企方向为了退出这个行业,收购将是常态。 最近,[鸿利集团],伊利,蒙牛等乳品企业的龙头企业也在争夺奶业企业的收购。例如,已经谈判了很长时间的圣牧被蒙牛带走,这也可以证实伊利的投资。拉动[鸿利资本]的现实并不排除伊利将通过提高价格来加速并购的收购。 如果通过收购扩大产能是正常的(如果实际规模为100-200亿元),其现有化合物[鸿利资本]的8.16%的标准相当低,这并没有给管理。所谓的激励标准实际上没有门槛。 此外,在伊利现有的财务数据中,仍有可能调整经销商的应收账款期限。由于伊利的销售模式采用自营和代理渠道两条腿走路,终端便利店渠道的账户期较短,[鸿利资本],伊利应收账款期限仅为7天,虽然增加了1.2天以上去年,但整体低迷。 随着电子商务渠道的增长和区域经销商的盈利能力,伊利可以通过发布账户期来推动终端销售(事实已经在进行中),这也直接证明伊利本身也有[红利资本配置]固定增长惯性。 从伊利的惯性到收购百易的总规模,伊利的大智慧股票计划的低标准已经变得明显,这个通过短期融资成本超过3%的回购基金给了伊利团队如此低的门槛。特别是潘刚,这对投资者和投资者来说很难公平。 当然,这也可以反映出管理团队缺乏抱负和短视。在其自身惯性和并购可能具有更大潜力的前提下,公司将宣布如此低的业绩预期。投资者如何相信公司的进取精神? 这会暴露Illi和其他问题吗? 伊利是一家没有大股东的公司。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[鸿利资本]依据14.9%的股权作为[鸿利资本]股东,而呼和浩特投资有限公司背景为内蒙古国资委[鸿利资本]仅有8.86股权,大智能股票潘刚领导的高管共占7.94%。如果加入此奖励,伊利管理团队的持股比例将超过10%。 没有大股东,管理层成为实际的资产管理者,[鸿利资本]有权管理企业的巨额资产;而另一方[鸿利资本],股权分散,股东的财务投资性质太大,难以有效监督管理,给自己带来利益是完全出乎意料的。 这种公司治理结构在之前的“宝湾争议”中暴露出来,在[鸿利资本]伊利几乎被阳光保险所嘲笑。 在伊利现有的股权结构中,管理层急于改善其持股(超过内蒙古国资委),并努力扩大其在董事会中的发言权,但此前大智慧股份的主要持股比例仅为30%左右。此外,香港中央政府对[鸿利资本]的限制偏向于金融投资,伊利的股权失衡具有相当大的不稳定性和危险性。 如果伊利管理层真正关注长期业务,我们应该努力解决上述问题,如取消大智慧股票的常规手段,减少流通股,不断优化公司治理结构,以及回归以不太自私的方式为投资者带来利益。为了增加市场信心,这是首要任务。 今天,伊利选择放手,半买,半卖,这样公司的大智慧股票今年将消耗超过20亿元,这些都将转为期间费用。那么,如何获得投资者和投资者? (钛媒体) 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tmtpost.com/4127003.html

本文链接地址:伊利凯苍赈潘刚

文章页内容下广告位-后台主题配置内设置。